燕儿不会飞

前年老坑,,修改了一波

     ①

      半决赛蓝雨淘汰了兴欣,老板决定请大家出去庆功。

      蓝河喝醉了。

      笔言飞看着前面异常镇静乖巧的蓝河,不放心的问,:“蓝桥,你没事儿吧?”

      蓝河的脸只有些微红,他抬起头:“当然没事儿。”

      “用不用……”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他坚持自己回家,笔言飞看他眼神还算清明也就没再坚持。

      

     宴席还没有散,蓝河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一片欢欣的情景让他有些莫名地心疼起那个人。

      叶修。

     在一起也不过很久,从确定关系到现在不过两个月,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喜欢,好像顺其自然就互相明白了心迹,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叶修宣布退役后,兴欣一下子无法保持最强劲的势头,虽然进了季后赛,遇到拼尽全力的蓝雨立刻就被打的溃不成军。

      毕竟是由叶修一人之力带出冠军的新队伍,一下子无法适应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零比十……

      蓝河突然有些不忍,对于这样的成绩,兴欣上下,还有叶修,都是不太能接受的吧……

      蓝河第一次因为自家战队太厉害而产生愧疚心绪,这一切大概是因为太过喜欢叶修。

      这种有叛变倾向的思想要不得……蓝河压下了思绪,静静走在回家的路上。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闹市区灯红酒绿正盛,稍偏远的街上却已经没什么行人,偶有几家商店还开着门服务大众。

      蓝河走在街灯下,暧昧昏黄的灯光,渐长又短的影子,断断续续吹来的风,都为这个夏夜增添了一分惬意。

      蓝河的脸渐渐变红,喝的酒开始上头了。

     思绪开始漫游,蓝雨,叶修,荣耀……七七八八的事情都涌上心头,堵着难受。

     摸出手机,桌面依旧是蓝雨的标志图案,现在看着莫名不爽。蓝河打开通讯录,觉得应该给叶修打个电话,可不知怎么,犹豫了半天没有播出去。

    该说些什么呢?安慰他?告诉他下次兴欣一定会赢?

     蓝河怎么想都觉得不合适,就在他决定放弃的时候,桌面开始闪烁着叶修的来电提示。

      蓝河几乎没有犹豫就接起了电话,接通的那一刹,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打个电话这么纠结……

     那边叶修像是没有注意到接起电话却没说话的这边,轻轻唤了一声“小蓝”,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

    听到叶修的声音里并没有半分不高兴,蓝河一下子放松下来,可心里愧疚感更加深了。

     “……小蓝?”没有得到回应的叶修重复了一遍。

     这声呼唤倒是让蓝河瞬间清醒了,他连忙回答,“叶神。”

     叶修听着这声“叶神”,不免有些失落,在一起都一个月了,每次语音电话甚至是文字聊天,蓝河都执着叫自己叶神。叶修旁敲侧击几次,都被蓝河无视这个话题,叶修也就随他去了。

     可是,叶修想着,他不想做那个神坛上接受众人膜拜的神,他只想做蓝河身边简简单单的那个叶修。

     算了,慢慢来吧。

     叶修开口,语气轻松,“怎么,听到哥的声音激动的说不出话?”

     还是那个没个正形的叶修,蓝河一瞬间都怀疑自己的担忧根本没有意义。

     “没,叶神找我有什么事吗?”

    说完话蓝河就后悔了,这说的什么呀,语气疏离地就像刚开始认识的时候,还在这种时候,万一叶修伤心了怎么办?

     果然,叶修的声音带了一丝落寞,“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不过下一秒就听到,“蓝河大大当然是比我这个退休的人忙得多了……”语气还是带着调笑。

      “是退役不是退休好吗……”蓝河无奈纠正,自己果然是多想了。

      “这不是差不多嘛……对了小蓝你现在在哪里呢?”

      “在路上。”蓝河顺从地回答,声音乖乖的。

      “刚下班?蓝雨虐待员工啊这么晚了我要去找手残好好谈谈……不对,小蓝你还是直接来兴欣吧,这待遇好……”

   叶修开始老生常谈调侃着,蓝河也是静静的听,叶修的声音好像特别能安抚他的情绪。

     不过还是纠正一下维护好自家队伍形象,“没,和大家聚餐回来……”

     “庆功宴?”叶修一下子就猜了出来,虽然没什么不好的情绪在里边,还是让蓝河心里咯噔一下……

     刚才好像试着避过不提这个话题的……

     蓝河也没有说谎的习惯,只低低应了一声,“嗯。”

     轻笑从电话里传来,“不就是半决赛嘛庆什么功,不应该等赢了轮回再庆祝吗?难道是提前知道无缘冠军?”

      “……嗯。”不知怎么,蓝河听着他唱衰蓝雨,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奋力反驳,只是发声表示了一下他在听。

     这下叶修也听出不对劲了,“喝酒了?”

      “嗯。”

     “醉了吧?”

     “没醉!”喝醉了的人从来都不承认自己喝醉了。  

      ②

     无奈又宠溺的声音穿越电波传了过来,“小蓝你喝了多少?”

     蓝河绝不承认,声音拔高,强调,“我没醉!”

    “好好好你没醉……”叶修很想笑,喝醉了的蓝河,好可爱。

     突然两人都不说话了,只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在静静的夏夜中,也许还有些许蝉鸣。

     就这样打着电话没人说话不是第一次了,相反,有时候两人忙起来,挂着语音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偶尔招呼一下也是常有的事。

     异地……真是难过啊……

     “小蓝?”还是叶修打破了沉寂,“你到哪里了?”

     蓝河喃喃道,“快到家了……”你又看不见问来干嘛……

     又没人说话了,今晚好像特别容易冷场。

     蓝河还是没忍住,问,“叶神,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

     蓝河一下一下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听它在沥青马路上滚动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不紧不慢地说,“就是这次蓝雨赢了兴欣啊……”

      叶修轻笑,“意料之中的事情。”

     “叶神你?”

      叶修继续说,“这个队伍的实力大家都知道,新人多,经验太不足了。没有我这个最强劲的战力要走向顶峰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啊!”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这么自吹自擂的估计只有叶修厚脸皮了。

     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祭出省略号大法。

     笑意更盛,“输了不挺好的嘛,至少赢得了蓝河大大的关心啊!”

    蓝河一点也不想纠结他话里的揶揄,低低说道,“叶神,我……”好想你。

    好想见面啊……

  

     他们甚至只见过一次,那是叶修还没有退役,带着兴欣来蓝雨主场打比赛,蓝河正好有机会见到了传说中荣耀教科书,神级人物叶修。

     他那时正在给兴欣众人布置战术,脸色永远是那么处变不惊,普通平凡的外貌在他那里却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叶修曾经说过,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在他心目中,荣耀也就是一切吧。

     蓝河那时只是远远看着,他第一感觉叶修不是职业圈大神,而是那个在网游里把自己和各大公会整得死去活来的玩家君莫笑。

     永远的脸T。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开过几次视频,最后都因为蓝河不好就这么被人盯着看,还有自己喜欢的人而结束。

     平时的交流只在网上,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地过来了。

     今天,却特别想见他……

  

    蓝河的脑子越来越昏昏沉沉,只听得那边说道,“你什么?该不是想我了吧?”

     不可否认啊,“嗯……”

     叶修难得的叹了口气,“你移速怎么这么慢啊,装备背多了吧……”

     “啊?什么意思?”不解。

     “哥在你家门口等你呢,快回来……”

     蓝河不敢相信,“什么?你在我家门口?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H市?你来这干嘛?”

     叶修缓缓说,“想你了,就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叶修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一阵忙音,挂掉电话前蓝河留下一句“你别动我马上回来”,然后加快速度往家的方向跑去。

     夜色正好,月光下的人健步如飞。

     叶修收起手机,又是一个微笑。

     想你了,就来了。

     这一点也没说假话,也不是调侃,而是他的真实想法。

     似乎是不满足于隔着网络的交流,看着荣耀界面上那个一直蹦跶的小剑客,想要见面的思绪越来越强烈。于是查了航班,即刻出发。

    叶修一向是行动派,马不停蹄赶到,打电话问喻文州,辗转得到自家剑客的住址,却发现扑了个空。

    打个电话问,意外发现蓝河在关心着自己,心情不知道有多好。

     一想到蓝河因为蓝雨胜了兴欣产生愧疚感,又因为不该对别家战队产生感情而自责的矛盾模样,他清俊的脸上又该写满了纠结,叶修忍不住逗了逗他。

      知道了自己的到来飞奔回家的行动更加取悦了叶修,他愉快而期待地望着蓝河即将出现的那个拐角。

      等待的时间一点儿也不漫长,因为刚过一会儿,满脸通红的小剑客跑着出现在他的面前。

     “叶修——”看到叶修身影,蓝河激动的叫出那个名字,声音因为剧烈的运动带着重重地喘息。

     咦哟,不叫叶神了。叶修很是开心地想着,看着蓝河快速跑过来的身影有些踉踉跄跄,不由得出声提醒,“小蓝啊……你慢点……”

     谁知叶修的担心应验了,就在离他只剩下几步的地方,蓝河被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住,身子失去平衡向前倒去。

     正好落入身手敏捷的叶修的怀中。

     蓝河只知道自己失去平衡马上要与大地进行一次亲密的接触,下一秒就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接住了,倒向一个结实的怀抱。

     蓝河的头正好贴在叶修的胸口,可以听到有节奏的心跳声。

    蓝河用手抓住叶修的衣角保持平衡,又感觉到一阵温暖的呼吸打到自己额头,叶修笑着说道,“蓝河大大什么时候修的平地摔技能,方便投怀送抱?”      

      ③

     蓝河懊恼地从叶修怀里挣脱出来,这样看上去还真是像蓝河投怀送抱。  

     感受到怀中人的挣扎,叶修松开手不禁锢他的自由,“小心点啊小蓝……”

      蓝河站稳,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到脑袋后面揉了揉,“叶,叶神。”

     好吧又叫回叶神了,叶修无奈,“怎么不小心点,想我也不用扑过来吧……”

     蓝河的动作僵住,嘴角抽了抽,“呃……”我可以说并不是吗?

      蓝河的脸红扑扑的,不知因为累还是因为醉,或者兼而有之,在灯光下清俊的脸庞说不出的好看。

     叶修突然好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而且很开心的看着小蓝的大红脸,第一次没有开嘲讽而是温柔地说,“小蓝,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

     “……噢,好。”

    

     颤颤巍巍地开着门,换了拖鞋,看着玄关并排摆着的两双鞋,一种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环顾四周,面积不大但是对于单身的人来说既充裕又有安全感;东西分门别类放的整整齐齐,墙壁家具一尘不染,让叶修这种宁愿住的脏不愿收拾的糙汉子赞不绝口。

     于是不由得调笑,“小蓝真贤惠不愧是兴欣头号保姆……”

     “……叶神你不觉得把保姆这种称号安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很不应该吗……”身上满是酒味,黏糊糊的有些难受,蓝河自然而然地进入房间找衣服洗澡,难得他的头这么晕还记得最基本的卫生准则。

     叶修被晾在一边,也没有恼怒,只是笑盈盈看着有些摇晃的小蓝,出声提醒,“小蓝……”

     为什么每次叶修的提醒(诅咒)都会应验?

    欲哭无泪……蓝河又被绊倒了,不过这次叶修离的远,回天乏术,于是蓝河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嘶……”好痛!蓝河整个身体侧倒在地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右边大腿与地面接触的地方,钝钝地痛着。

      蓝河在心里大骂“卧槽”,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没有大叫出来,脸上的神色却是痛苦的不行。

      叶修忙跑过去扶起蓝河,用力支起他的上半身,“没事吧小蓝……”原来小蓝这么……咳咳……蠢吗?

      怎么可能没事……

      “没事……”蓝河试图找个借力点站起来,失败的后果是牵扯到受伤的地方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体只得靠在叶修的身上。

     明明就很痛也要忍着干嘛呢……叶修无奈,“别动。”将蓝河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搂住脖子,另一手小心避开受伤的大腿搭在腿弯处,一把抱起。

      叶修没费多大劲,心里想着小蓝看起来也挺结实的为啥抱起来没几两肉呢,嘴上却是说着,“蓝河大大你好重,我差点都抱不起你了……”

      才不是好吗?哪里重?蓝河怨念,不过这些想法都被腿上的痛感赶到九霄云外了。

     小心翼翼将蓝河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叶修蹲下身子想要查看伤情,却被蓝河制止,“别,我没事!”

     那里是我的大腿啊能乱看吗……

     好丢人啊……

    “咳咳,小蓝别闹,我看看,看看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叶修神色十分认真,一改平时的吊儿郎当。

     看着叶修认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蓝河也不好再扭扭捏捏,他也想知道到底伤成什么样,怎么这么痛……

      可是……伤的地方在大腿上,穿着牛仔裤,没办法将裤腿撩到那里,要想看必须……从上面拉开拉链脱下裤子……

     “……嗯。” 蓝河内心十分痛苦,这也太羞耻了吧……

      叶修抬头,眼神暗示,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蓝河满脸通红,眼神飘忽游移,不敢直视叶修,也自然没有接收到他的询问信号。叶修无奈,伸手搭到蓝河的皮带扣上准备解开。

      意识到叶修在干什么,蓝河急了,“我,我自己来!”用手制止叶修的动作。

     两个人离的很近,蓝河的手就搭在叶修的手上。

     两个人都是一怔。

     叶修只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背,因为喝了酒而升高的体温顺着手心传到了心尖,酥酥麻麻的。

     蓝河身体周围萦绕着酒味,在封闭的房间里慢慢发酵成暧昧的氛围。急得微微有些急促的气息就在叶修的鼻子边,耳朵只听得壁钟走秒和蓝河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叶修抬头看蓝河,白皙脸庞上快要滴出的血色,皱起的眉间,秀气好看的嘴唇也红彤彤的。

     好可爱……

     叶修心里居然是这种想法,蓝河真可爱……好想……做些什么……

         

     ④

      好想……做些什么……

     叶修你真是个禽兽……叶修难得对自己有了一些批评的感觉,为了自己那“龌龊”的心思。

     呸呸呸,什么龌龊,不就是想想亲一口小蓝嘛。

     叶修强行压下旖旎的心思,清咳一声,“咳,你自己来吧。”抽回手,却是扶着他的肩膀用力把他向上抬起,方便他脱下自己的裤子。

    纤细修长的手颤颤巍巍地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手指卡在裤头,慢慢的拉下裤子。

     内裤是很简单的深蓝色款,藏在牛仔裤里的肌肤白皙得动人。

     咳咳……蓝河的脸都要滴出血了,因为他看见叶修盯着……内裤还是内裤下的……

     他实在不敢细究。

     其实蓝河误会了叶修,他只是忘记移开视线,反正也没有什么必要。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自己在小蓝心目中早就没有下限了。

      因为害怕碰到伤口,两人都小心翼翼避开,结果就是磨磨蹭蹭拖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尴尬无比。

      在两个人堪比蜗牛的脱裤子动作中,牛仔裤被退到了膝盖上方修长白皙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原本蓝河只打算拉下一小点,在叶修“这么一点不小心蹭到了看你怎么办”的要求下变成了这样羞耻的姿势。

     蓝河的皮肤很好,于是表皮下淤青发紫的伤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巴掌大的地方看起来伤的很可怜。裸露的皮肤在空气中稍微起了些小小的疙瘩,不知因为冷还是其他的什么。

    感受到叶修粗糙的手指在伤口附近划过,蓝河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

    叶修关切地问,“疼吗?”怎么身子在抖,我碰到伤口了?

    蓝河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

    叶修左右看了看,没有破皮,还好,只是可能有点疼,涂了药应该没事,就向蓝河问了药箱的位置给他上药。

    嫌裤子挡着太麻烦,叶修不由分说脱掉蓝河的裤子扔到一旁,动作太熟练了什么情况……

     于是开始上药。

     抹抹抹。

     “嘶,疼……”

     心疼了,轻轻涂。

     “叶神,你轻点……”

     ……再轻点。

     “太快了,叶神慢点…”

     ……叶修腹诽,真是糟糕的台词,小蓝我就涂个药又没怎么你了…

     涂药就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氛围中结束了。

    叶修很是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然而他发现蓝河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小蓝?”

     蓝河脸色还是很红,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呆呆的也不换个表情。

     叶修这才又记起蓝河喝的有些多,无奈地笑笑。现在可怎么办呢,喝醉了都要记得洗澡,就这么放他去睡觉会不舒服的吧。那么……带他去洗澡?

      “咳咳,”叶修干咳两声想引起蓝河的注意,“要不,去洗澡吧?”

      蓝河抬头,“(●—●)…”(不懂的怎么形容这样很贴切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呃,看样子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修考虑了一下,想把他搀扶到浴室,结果刚刚把手伸过蓝河的身侧,就被放弃了保持平衡的蓝河“扑倒了”。

     说是扑倒,其实并没有倒,只是蓝河整个人都趴在叶修的身上,体温突然高的惊人。像是找到了凉快而且舒服的东西,蓝河很自然的把叶修抱紧,蹭啊蹭。

      温香软玉(?),又是自己喜欢的人,叶修忍不住在他调整姿势额头上亲了一口。

     凉凉的,好舒服……额头传来冰凉的触感,缓解了酒精带来的燥热,蓝河本能的去追逐想要的东西,用嘴唇四处搜寻,然后,找到了叶修的唇,亲上去。

     好舒服……

     蓝河的主动让叶修一惊,很快却反应过来,就是亲亲也不算酒后乱性的,于是没有心理负担回应蓝河笨拙的亲吻。

     很快蓝河就不动了,呆呆的等着叶修描摹着自己的唇线,一点点轻啄着。

     “唔……”不够凉快,蓝河不满的发出一声抗议。

     叶修停了下来,定定地望着蓝河。

     蓝河也定定地望着他,十分不满他停下来的行为,眼睛睁得大大的表示抗议。

     ……

    “小蓝,张嘴。”

    叶修命令,蓝河果然是乖乖执行,可他并没有料想到叶修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

     不同于之前的蜻蜓点水式的亲吻,这次的唇齿纠缠多了几分情欲的味道。叶修强势的将舌头伸进蓝河的嘴里,搅动,纠缠,将一股股冰凉的空气送进温热的口腔。 

      蓝河被吓到了,无意识地忍受着叶修有些粗暴的亲吻,口腔里的异物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却无力反抗。

     像是发泄一样,叶修咬了几下蓝河的嘴唇,还是心疼他没有咬破,亲吻的力道也轻了一点,那份缠绵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叶修用手抚摸着蓝河的后背,试图可以让他稍微放轻松。

    叶修不间断的亲吻,渐渐的,蓝河开始回应起来。

    两人都是第一次接吻,只是对于这种事情,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是骨子里的本能。即使并不很清醒,蓝河也自然的去寻找让自己轻松舒服的方法。他发现跟上叶修的节奏,会舒服很多。

    蓝河青涩却很努力地回应着,这让叶修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他的大手在蓝河的背后逡巡,间或抚摸他柔软的腰侧。当他发现蓝河腰侧特别敏感,一碰就会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呜咽声,叶修默默记下了爱人的敏感点,却不敢再碰了……他怕自己忍不住。

    两人身体紧贴,胸膛磨蹭着,该碰到的不该碰到的都碰到了,很快就一身火。

     具体表现就是呼吸急促,微微发抖,双眼迷蒙,呃,还有小帐篷。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亲吻的动作,强行压住小腹传来的燥热,一开口就是满满情欲,“小蓝,走,我带你去洗澡。”

     亲了很久,蓝河也累了,眼神更加涣散,只是身下的反应在维持着他的意识。

     蓝河很难受,不知该怎么办,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叶修身上,“难受……”

     ……小蓝你再这样我可忍不住了啊……再给你一次机会。

     叶修“心无杂念”地将他抱起,走到浴室将他放在浴缸里。

     眼前的场景令他血脉喷张,眼神迷离,浑身泛红,下身只有内裤,露出大白腿,还有……小帐篷……

     想想王大眼冷静一下?

     最后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把蓝河洗了澡,又没有对他做什么(摸摸不算吧?),完美避开了受伤的地方的。

     不过把蓝河放到床上后叶修进浴室待了整整一小时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整理好后神清气爽(?)的叶修爬上了蓝河的床,在蓝河的额头印下一个吻,轻声说道,“小蓝晚安。”

   

     END.

     两年前旧文了……现在看来嘛叶神温柔过头了,,稍微有点那啥…

     不过自己还是被萌到了,,自己给自己产粮啥的,,好棒

    

   

   

     

    

 

    

动画蓝萌萌哒
五分钟速涂哎嘿嘿

第一次厚涂!●v●

蓝河大大,求收留

超短篇,一个小段子。

    “蓝河大大,求收留啊!”

     叶修自顾自的脱掉外套丢到一旁,“我的外套脏了,明天早上我想喝粥。”说完爬上了蓝河家里唯一的一张大床。

     ……叶神你甚至没洗澡啊喂!

     刚想把叶修从床上扯下来,就看到他望着天花板,面容较之前消瘦了不少,眼神里也满是疲惫,“上次有早饭的时候……都多久之前了”

     蓝河不知为何被他语气中的惆怅触动,一阵心疼,“那以后我给你做早饭……”

     “别说这些,没用。”叶修打断了他,又站了起来,“睡不着,起来抽根烟。”

     叶修走到阳台,看着马路上稀稀拉拉的车流,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烟。

      蓝河坐在床边,头低了下去。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只不过两人异地,很少能见面,通过网络和电话的交流毕竟不足以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感消除。他知道叶修的过去不容易,可是叶修从未和自己说过他的从前,没有他参与的,他的从前。

     叶修突如其来的忧愁让他措不及防,在他面前一向从容猥琐(?)的叶修何曾露出如此脆弱的感情。

      刚才,他是说,自己没用?

     像是感受到蓝河的心情,叶修掐灭了烟,“不是说你,只是有些话说出来,没用。”

     说完凑近了蓝河,伸手到他的鼻子前,“来你闻闻,二手烟,不收钱的哟。”语气已经恢复成蓝河熟悉的调笑,仿佛刚才的忧伤从未出现过。

     蓝河没好气地推开手,“拿开拿开!”

     自己绝对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心疼刚才的叶修。

      叶修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下,“小蓝啊,你说我要是在你睡觉的时候往你耳朵边吹气会怎么样,听说助眠哦……”

      “怎么可能助眠,我会睡不着的。”蓝河很为难地说。

      思索了片刻,“那你吹我吧,我觉得应该助眠的……”说完侧身躺着,露出耳朵。

      蓝河无奈的望着叶修等着享受的样子,内心奔过一千只草泥马,最后居然鬼使神差地往叶修的耳朵后轻轻吹了一口气。

      叶修还是闭眼享受着,蓝河明显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蠢,恶作剧地吹了很大的一口气。

     谁知叶修很无奈地说,“小蓝啊,我觉得吧,还是不要吹了,容易起反应。”

     卧槽!“不是你让我吹的吗……”蓝河没好气。

     “谁知道你吹的这么卖力……”叶修竟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嘴角却是满满的笑意。

     蓝河突然意识到叶修的意思,恨不得打他一顿,大声控诉,“叶神你耍流氓!”

     很是满意得到的效果,叶修笑了出来,“大家都是男人嘛!怕什么?”

      “一般的男人哪会像你这样啊!”

     “哥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一般的男人荣耀能玩的这么好吗?”叶修理所应当地开始自吹自擂(?)

     真是……不要脸啊,这话蓝河也只能是在心里说说,不过在他感受到叶修的手戳了一下自己敏感的腰部的时候,蓝河终于忍不住了,“叶神你怎么这么猥琐!”

    叶修不顾蓝河的话继续戳戳,惹得蓝河浑身颤抖,“蓝河大大这话说的,猥琐流也是很需要技巧的,一般人想猥琐都没有那个技术好吧。”

    居然联系到那个猥琐,“我说的又不是游戏,哎呀!”蓝河忍不住叫了一下,保护的本能让他躲开,“你整个人就是猥琐的!”

    叶修玩味地看着他,“我猥琐?对你?”

     蓝河觉得那眼神有点不太对,移开了视线没敢说话。  

    叶修很果断把蓝河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双手环抱着他,一条大腿紧紧压在蓝河的身侧,恶狠狠地说,“哥就猥琐一个让你看,就这么睡!”

     突然出现的束缚感让蓝河很不舒服,下意识地挣扎,却听到耳边叶修有些沙哑低沉的嗓音,“别乱动啊,我提醒过你了啊。”

    蓝河听懂了叶修的潜台词,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身体处处感受到叶修身体的温度,有些粗糙的手指滑过手臂引起了微微战栗,脖子还能感受到叶修温热均匀的呼吸。

   满满的都是叶修的味道。

    蓝河深深吸了一口气,“叶神,你还没洗澡呢……”

    还没来得及说要这句话,叶修就捂住了蓝河的嘴,低声说,“嘘,别说话,睡。”

    确认蓝河不再打算说话,叶修拿开了手,拍拍蓝河的肩膀以示安抚。

    马路上车辆驶过的声音已经很少了,房间里只有时钟滴滴答答数着秒。蓝河的背紧紧贴在叶修的胸膛,不用多仔细就能听到叶修的心跳声,沉稳,坚定。

     算了,放弃挣扎的蓝河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晚安”,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END

      希望喜欢~

醉酒#蓝河的场合①②③④全

前年老坑,,修改了一波

     ①

      半决赛蓝雨淘汰了兴欣,老板决定请大家出去庆功。

      蓝河喝醉了。

      笔言飞看着前面异常镇静乖巧的蓝河,不放心的问,:“蓝桥,你没事儿吧?”

      蓝河的脸只有些微红,他抬起头:“当然没事儿。”

      “用不用……”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他坚持自己回家,笔言飞看他眼神还算清明也就没再坚持。

      

     宴席还没有散,蓝河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一片欢欣的情景让他有些莫名地心疼起那个人。

      叶修。

     在一起也不过很久,从确定关系到现在不过两个月,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喜欢,好像顺其自然就互相明白了心迹,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叶修宣布退役后,兴欣一下子无法保持最强劲的势头,虽然进了季后赛,遇到拼尽全力的蓝雨立刻就被打的溃不成军。

      毕竟是由叶修一人之力带出冠军的新队伍,一下子无法适应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零比十……

      蓝河突然有些不忍,对于这样的成绩,兴欣上下,还有叶修,都是不太能接受的吧……

      蓝河第一次因为自家战队太厉害而产生愧疚心绪,这一切大概是因为太过喜欢叶修。

      这种有叛变倾向的思想要不得……蓝河压下了思绪,静静走在回家的路上。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闹市区灯红酒绿正盛,稍偏远的街上却已经没什么行人,偶有几家商店还开着门服务大众。

      蓝河走在街灯下,暧昧昏黄的灯光,渐长又短的影子,断断续续吹来的风,都为这个夏夜增添了一分惬意。

      蓝河的脸渐渐变红,喝的酒开始上头了。

     思绪开始漫游,蓝雨,叶修,荣耀……七七八八的事情都涌上心头,堵着难受。

     摸出手机,桌面依旧是蓝雨的标志图案,现在看着莫名不爽。蓝河打开通讯录,觉得应该给叶修打个电话,可不知怎么,犹豫了半天没有播出去。

    该说些什么呢?安慰他?告诉他下次兴欣一定会赢?

     蓝河怎么想都觉得不合适,就在他决定放弃的时候,桌面开始闪烁着叶修的来电提示。

      蓝河几乎没有犹豫就接起了电话,接通的那一刹,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打个电话这么纠结……

     那边叶修像是没有注意到接起电话却没说话的这边,轻轻唤了一声“小蓝”,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

    听到叶修的声音里并没有半分不高兴,蓝河一下子放松下来,可心里愧疚感更加深了。

     “……小蓝?”没有得到回应的叶修重复了一遍。

     这声呼唤倒是让蓝河瞬间清醒了,他连忙回答,“叶神。”

     叶修听着这声“叶神”,不免有些失落,在一起都一个月了,每次语音电话甚至是文字聊天,蓝河都执着叫自己叶神。叶修旁敲侧击几次,都被蓝河无视这个话题,叶修也就随他去了。

     可是,叶修想着,他不想做那个神坛上接受众人膜拜的神,他只想做蓝河身边简简单单的那个叶修。

     算了,慢慢来吧。

     叶修开口,语气轻松,“怎么,听到哥的声音激动的说不出话?”

     还是那个没个正形的叶修,蓝河一瞬间都怀疑自己的担忧根本没有意义。

     “没,叶神找我有什么事吗?”

    说完话蓝河就后悔了,这说的什么呀,语气疏离地就像刚开始认识的时候,还在这种时候,万一叶修伤心了怎么办?

     果然,叶修的声音带了一丝落寞,“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不过下一秒就听到,“蓝河大大当然是比我这个退休的人忙得多了……”语气还是带着调笑。

      “是退役不是退休好吗……”蓝河无奈纠正,自己果然是多想了。

      “这不是差不多嘛……对了小蓝你现在在哪里呢?”

      “在路上。”蓝河顺从地回答,声音乖乖的。

      “刚下班?蓝雨虐待员工啊这么晚了我要去找手残好好谈谈……不对,小蓝你还是直接来兴欣吧,这待遇好……”

   叶修开始老生常谈调侃着,蓝河也是静静的听,叶修的声音好像特别能安抚他的情绪。

     不过还是纠正一下维护好自家队伍形象,“没,和大家聚餐回来……”

     “庆功宴?”叶修一下子就猜了出来,虽然没什么不好的情绪在里边,还是让蓝河心里咯噔一下……

     刚才好像试着避过不提这个话题的……

     蓝河也没有说谎的习惯,只低低应了一声,“嗯。”

     轻笑从电话里传来,“不就是半决赛嘛庆什么功,不应该等赢了轮回再庆祝吗?难道是提前知道无缘冠军?”

      “……嗯。”不知怎么,蓝河听着他唱衰蓝雨,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奋力反驳,只是发声表示了一下他在听。

     这下叶修也听出不对劲了,“喝酒了?”

      “嗯。”

     “醉了吧?”

     “没醉!”喝醉了的人从来都不承认自己喝醉了。  

      ②

     无奈又宠溺的声音穿越电波传了过来,“小蓝你喝了多少?”

     蓝河绝不承认,声音拔高,强调,“我没醉!”

    “好好好你没醉……”叶修很想笑,喝醉了的蓝河,好可爱。

     突然两人都不说话了,只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在静静的夏夜中,也许还有些许蝉鸣。

     就这样打着电话没人说话不是第一次了,相反,有时候两人忙起来,挂着语音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偶尔招呼一下也是常有的事。

     异地……真是难过啊……

     “小蓝?”还是叶修打破了沉寂,“你到哪里了?”

     蓝河喃喃道,“快到家了……”你又看不见问来干嘛……

     又没人说话了,今晚好像特别容易冷场。

     蓝河还是没忍住,问,“叶神,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

     蓝河一下一下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听它在沥青马路上滚动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不紧不慢地说,“就是这次蓝雨赢了兴欣啊……”

      叶修轻笑,“意料之中的事情。”

     “叶神你?”

      叶修继续说,“这个队伍的实力大家都知道,新人多,经验太不足了。没有我这个最强劲的战力要走向顶峰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啊!”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这么自吹自擂的估计只有叶修厚脸皮了。

     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祭出省略号大法。

     笑意更盛,“输了不挺好的嘛,至少赢得了蓝河大大的关心啊!”

    蓝河一点也不想纠结他话里的揶揄,低低说道,“叶神,我……”好想你。

    好想见面啊……

  

     他们甚至只见过一次,那是叶修还没有退役,带着兴欣来蓝雨主场打比赛,蓝河正好有机会见到了传说中荣耀教科书,神级人物叶修。

     他那时正在给兴欣众人布置战术,脸色永远是那么处变不惊,普通平凡的外貌在他那里却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叶修曾经说过,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在他心目中,荣耀也就是一切吧。

     蓝河那时只是远远看着,他第一感觉叶修不是职业圈大神,而是那个在网游里把自己和各大公会整得死去活来的玩家君莫笑。

     永远的脸T。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开过几次视频,最后都因为蓝河不好就这么被人盯着看,还有自己喜欢的人而结束。

     平时的交流只在网上,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地过来了。

     今天,却特别想见他……

  

    蓝河的脑子越来越昏昏沉沉,只听得那边说道,“你什么?该不是想我了吧?”

     不可否认啊,“嗯……”

     叶修难得的叹了口气,“你移速怎么这么慢啊,装备背多了吧……”

     “啊?什么意思?”不解。

     “哥在你家门口等你呢,快回来……”

     蓝河不敢相信,“什么?你在我家门口?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H市?你来这干嘛?”

     叶修缓缓说,“想你了,就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叶修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一阵忙音,挂掉电话前蓝河留下一句“你别动我马上回来”,然后加快速度往家的方向跑去。

     夜色正好,月光下的人健步如飞。

     叶修收起手机,又是一个微笑。

     想你了,就来了。

     这一点也没说假话,也不是调侃,而是他的真实想法。

     似乎是不满足于隔着网络的交流,看着荣耀界面上那个一直蹦跶的小剑客,想要见面的思绪越来越强烈。于是查了航班,即刻出发。

    叶修一向是行动派,马不停蹄赶到,打电话问喻文州,辗转得到自家剑客的住址,却发现扑了个空。

    打个电话问,意外发现蓝河在关心着自己,心情不知道有多好。

     一想到蓝河因为蓝雨胜了兴欣产生愧疚感,又因为不该对别家战队产生感情而自责的矛盾模样,他清俊的脸上又该写满了纠结,叶修忍不住逗了逗他。

      知道了自己的到来飞奔回家的行动更加取悦了叶修,他愉快而期待地望着蓝河即将出现的那个拐角。

      等待的时间一点儿也不漫长,因为刚过一会儿,满脸通红的小剑客跑着出现在他的面前。

     “叶修——”看到叶修身影,蓝河激动的叫出那个名字,声音因为剧烈的运动带着重重地喘息。

     咦哟,不叫叶神了。叶修很是开心地想着,看着蓝河快速跑过来的身影有些踉踉跄跄,不由得出声提醒,“小蓝啊……你慢点……”

     谁知叶修的担心应验了,就在离他只剩下几步的地方,蓝河被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住,身子失去平衡向前倒去。

     正好落入身手敏捷的叶修的怀中。

     蓝河只知道自己失去平衡马上要与大地进行一次亲密的接触,下一秒就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接住了,倒向一个结实的怀抱。

     蓝河的头正好贴在叶修的胸口,可以听到有节奏的心跳声。

    蓝河用手抓住叶修的衣角保持平衡,又感觉到一阵温暖的呼吸打到自己额头,叶修笑着说道,“蓝河大大什么时候修的平地摔技能,方便投怀送抱?”      

      ③

     蓝河懊恼地从叶修怀里挣脱出来,这样看上去还真是像蓝河投怀送抱。  

     感受到怀中人的挣扎,叶修松开手不禁锢他的自由,“小心点啊小蓝……”

      蓝河站稳,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到脑袋后面揉了揉,“叶,叶神。”

     好吧又叫回叶神了,叶修无奈,“怎么不小心点,想我也不用扑过来吧……”

     蓝河的动作僵住,嘴角抽了抽,“呃……”我可以说并不是吗?

      蓝河的脸红扑扑的,不知因为累还是因为醉,或者兼而有之,在灯光下清俊的脸庞说不出的好看。

     叶修突然好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而且很开心的看着小蓝的大红脸,第一次没有开嘲讽而是温柔地说,“小蓝,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

     “……噢,好。”

    

     颤颤巍巍地开着门,换了拖鞋,看着玄关并排摆着的两双鞋,一种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环顾四周,面积不大但是对于单身的人来说既充裕又有安全感;东西分门别类放的整整齐齐,墙壁家具一尘不染,让叶修这种宁愿住的脏不愿收拾的糙汉子赞不绝口。

     于是不由得调笑,“小蓝真贤惠不愧是兴欣头号保姆……”

     “……叶神你不觉得把保姆这种称号安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很不应该吗……”身上满是酒味,黏糊糊的有些难受,蓝河自然而然地进入房间找衣服洗澡,难得他的头这么晕还记得最基本的卫生准则。

     叶修被晾在一边,也没有恼怒,只是笑盈盈看着有些摇晃的小蓝,出声提醒,“小蓝……”

     为什么每次叶修的提醒(诅咒)都会应验?

    欲哭无泪……蓝河又被绊倒了,不过这次叶修离的远,回天乏术,于是蓝河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嘶……”好痛!蓝河整个身体侧倒在地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右边大腿与地面接触的地方,钝钝地痛着。

      蓝河在心里大骂“卧槽”,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没有大叫出来,脸上的神色却是痛苦的不行。

      叶修忙跑过去扶起蓝河,用力支起他的上半身,“没事吧小蓝……”原来小蓝这么……咳咳……蠢吗?

      怎么可能没事……

      “没事……”蓝河试图找个借力点站起来,失败的后果是牵扯到受伤的地方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体只得靠在叶修的身上。

     明明就很痛也要忍着干嘛呢……叶修无奈,“别动。”将蓝河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搂住脖子,另一手小心避开受伤的大腿搭在腿弯处,一把抱起。

      叶修没费多大劲,心里想着小蓝看起来也挺结实的为啥抱起来没几两肉呢,嘴上却是说着,“蓝河大大你好重,我差点都抱不起你了……”

      才不是好吗?哪里重?蓝河怨念,不过这些想法都被腿上的痛感赶到九霄云外了。

     小心翼翼将蓝河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叶修蹲下身子想要查看伤情,却被蓝河制止,“别,我没事!”

     那里是我的大腿啊能乱看吗……

     好丢人啊……

    “咳咳,小蓝别闹,我看看,看看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叶修神色十分认真,一改平时的吊儿郎当。

     看着叶修认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蓝河也不好再扭扭捏捏,他也想知道到底伤成什么样,怎么这么痛……

      可是……伤的地方在大腿上,穿着牛仔裤,没办法将裤腿撩到那里,要想看必须……从上面拉开拉链脱下裤子……

     “……嗯。” 蓝河内心十分痛苦,这也太羞耻了吧……

      叶修抬头,眼神暗示,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蓝河满脸通红,眼神飘忽游移,不敢直视叶修,也自然没有接收到他的询问信号。叶修无奈,伸手搭到蓝河的皮带扣上准备解开。

      意识到叶修在干什么,蓝河急了,“我,我自己来!”用手制止叶修的动作。

     两个人离的很近,蓝河的手就搭在叶修的手上。

     两个人都是一怔。

     叶修只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背,因为喝了酒而升高的体温顺着手心传到了心尖,酥酥麻麻的。

     蓝河身体周围萦绕着酒味,在封闭的房间里慢慢发酵成暧昧的氛围。急得微微有些急促的气息就在叶修的鼻子边,耳朵只听得壁钟走秒和蓝河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叶修抬头看蓝河,白皙脸庞上快要滴出的血色,皱起的眉间,秀气好看的嘴唇也红彤彤的。

     好可爱……

     叶修心里居然是这种想法,蓝河真可爱……好想……做些什么……

         

     ④

      好想……做些什么……

     叶修你真是个禽兽……叶修难得对自己有了一些批评的感觉,为了自己那“龌龊”的心思。

     呸呸呸,什么龌龊,不就是想想亲一口小蓝嘛。

     叶修强行压下旖旎的心思,清咳一声,“咳,你自己来吧。”抽回手,却是扶着他的肩膀用力把他向上抬起,方便他脱下自己的裤子。

    纤细修长的手颤颤巍巍地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手指卡在裤头,慢慢的拉下裤子。

     内裤是很简单的深蓝色款,藏在牛仔裤里的肌肤白皙得动人。

     咳咳……蓝河的脸都要滴出血了,因为他看见叶修盯着……内裤还是内裤下的……

     他实在不敢细究。

     其实蓝河误会了叶修,他只是忘记移开视线,反正也没有什么必要。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自己在小蓝心目中早就没有下限了。

      因为害怕碰到伤口,两人都小心翼翼避开,结果就是磨磨蹭蹭拖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尴尬无比。

      在两个人堪比蜗牛的脱裤子动作中,牛仔裤被退到了膝盖上方修长白皙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原本蓝河只打算拉下一小点,在叶修“这么一点不小心蹭到了看你怎么办”的要求下变成了这样羞耻的姿势。

     蓝河的皮肤很好,于是表皮下淤青发紫的伤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巴掌大的地方看起来伤的很可怜。裸露的皮肤在空气中稍微起了些小小的疙瘩,不知因为冷还是其他的什么。

    感受到叶修粗糙的手指在伤口附近划过,蓝河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

    叶修关切地问,“疼吗?”怎么身子在抖,我碰到伤口了?

    蓝河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

    叶修左右看了看,没有破皮,还好,只是可能有点疼,涂了药应该没事,就向蓝河问了药箱的位置给他上药。

    嫌裤子挡着太麻烦,叶修不由分说脱掉蓝河的裤子扔到一旁,动作太熟练了什么情况……

     于是开始上药。

     抹抹抹。

     “嘶,疼……”

     心疼了,轻轻涂。

     “叶神,你轻点……”

     ……再轻点。

     “太快了,叶神慢点…”

     ……叶修腹诽,真是糟糕的台词,小蓝我就涂个药又没怎么你了…

     涂药就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氛围中结束了。

    叶修很是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然而他发现蓝河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小蓝?”

     蓝河脸色还是很红,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呆呆的也不换个表情。

     叶修这才又记起蓝河喝的有些多,无奈地笑笑。现在可怎么办呢,喝醉了都要记得洗澡,就这么放他去睡觉会不舒服的吧。那么……带他去洗澡?

      “咳咳,”叶修干咳两声想引起蓝河的注意,“要不,去洗澡吧?”

      蓝河抬头,“(●—●)…”(不懂的怎么形容这样很贴切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呃,看样子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修考虑了一下,想把他搀扶到浴室,结果刚刚把手伸过蓝河的身侧,就被放弃了保持平衡的蓝河“扑倒了”。

     说是扑倒,其实并没有倒,只是蓝河整个人都趴在叶修的身上,体温突然高的惊人。像是找到了凉快而且舒服的东西,蓝河很自然的把叶修抱紧,蹭啊蹭。

      温香软玉(?),又是自己喜欢的人,叶修忍不住在他调整姿势额头上亲了一口。

     凉凉的,好舒服……额头传来冰凉的触感,缓解了酒精带来的燥热,蓝河本能的去追逐想要的东西,用嘴唇四处搜寻,然后,找到了叶修的唇,亲上去。

     好舒服……

     蓝河的主动让叶修一惊,很快却反应过来,就是亲亲也不算酒后乱性的,于是没有心理负担回应蓝河笨拙的亲吻。

     很快蓝河就不动了,呆呆的等着叶修描摹着自己的唇线,一点点轻啄着。

     “唔……”不够凉快,蓝河不满的发出一声抗议。

     叶修停了下来,定定地望着蓝河。

     蓝河也定定地望着他,十分不满他停下来的行为,眼睛睁得大大的表示抗议。

     ……

    “小蓝,张嘴。”

    叶修命令,蓝河果然是乖乖执行,可他并没有料想到叶修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

     不同于之前的蜻蜓点水式的亲吻,这次的唇齿纠缠多了几分情欲的味道。叶修强势的将舌头伸进蓝河的嘴里,搅动,纠缠,将一股股冰凉的空气送进温热的口腔。 

      蓝河被吓到了,无意识地忍受着叶修有些粗暴的亲吻,口腔里的异物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却无力反抗。

     像是发泄一样,叶修咬了几下蓝河的嘴唇,还是心疼他没有咬破,亲吻的力道也轻了一点,那份缠绵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叶修用手抚摸着蓝河的后背,试图可以让他稍微放轻松。

    叶修不间断的亲吻,渐渐的,蓝河开始回应起来。

    两人都是第一次接吻,只是对于这种事情,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是骨子里的本能。即使并不很清醒,蓝河也自然的去寻找让自己轻松舒服的方法。他发现跟上叶修的节奏,会舒服很多。

    蓝河青涩却很努力地回应着,这让叶修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他的大手在蓝河的背后逡巡,间或抚摸他柔软的腰侧。当他发现蓝河腰侧特别敏感,一碰就会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呜咽声,叶修默默记下了爱人的敏感点,却不敢再碰了……他怕自己忍不住。

    两人身体紧贴,胸膛磨蹭着,该碰到的不该碰到的都碰到了,很快就一身火。

     具体表现就是呼吸急促,微微发抖,双眼迷蒙,呃,还有小帐篷。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亲吻的动作,强行压住小腹传来的燥热,一开口就是满满情欲,“小蓝,走,我带你去洗澡。”

     亲了很久,蓝河也累了,眼神更加涣散,只是身下的反应在维持着他的意识。

     蓝河很难受,不知该怎么办,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叶修身上,“难受……”

     ……小蓝你再这样我可忍不住了啊……再给你一次机会。

     叶修“心无杂念”地将他抱起,走到浴室将他放在浴缸里。

     眼前的场景令他血脉喷张,眼神迷离,浑身泛红,下身只有内裤,露出大白腿,还有……小帐篷……

     想想王大眼冷静一下?

     最后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把蓝河洗了澡,又没有对他做什么(摸摸不算吧?),完美避开了受伤的地方的。

     不过把蓝河放到床上后叶修进浴室待了整整一小时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整理好后神清气爽(?)的叶修爬上了蓝河的床,在蓝河的额头印下一个吻,轻声说道,“小蓝晚安。”

   

     END.

     两年前旧文了……现在看来嘛叶神温柔过头了,,稍微有点那啥…

     不过自己还是被萌到了,,自己给自己产粮啥的,,好棒

    

   

   

     

    

 

    

醉酒#蓝河的场合④完结

终于完了……高考拖了好久。

希望喜欢。

最后一章了~
依旧不会放链接……点开我头像可以看前三章……动动手指即可,不麻烦的!

    

     好想……做些什么……

     叶修你真是个禽兽……叶修难得对自己有了一些批评的感觉,为了自己那“龌龊”的心思。

     呸呸呸,什么龌龊,不就是想想亲一口小蓝嘛。

     叶修强行压下旖旎的心思,清咳一声,“咳,你自己来吧。”抽回手,却是扶着他的肩膀用力把他向上抬起,方便他脱下自己的裤子。

    纤细修长的手颤颤巍巍地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手指卡在裤头,慢慢的拉下裤子。

     内裤是很简单的深蓝色款,藏在牛仔裤里的肌肤白皙得动人。

     咳咳……蓝河的脸都要滴出血了,因为他看见叶修盯着……内裤还是内裤下的……

     他实在不敢细究。

     其实蓝河误会了叶修,他只是忘记移开视线,反正也没有什么必要。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自己在小蓝心目中早就没有下限了。

      因为害怕碰到伤口,两人都小心翼翼避开,结果就是磨磨蹭蹭拖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尴尬无比。

      在两个人堪比蜗牛的脱裤子动作中,牛仔裤被退到了膝盖上方修长白皙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原本蓝河只打算拉下一小点,在叶修“这么一点不小心蹭到了看你怎么办”的要求下变成了这样羞耻的姿势。

     蓝河的皮肤很好,于是表皮下淤青发紫的伤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巴掌大的地方看起来伤的很可怜。裸露的皮肤在空气中稍微起了些小小的疙瘩,不知因为冷还是其他的什么。

    感受到叶修粗糙的手指在伤口附近划过,蓝河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

    叶修关切地问,“疼吗?”怎么身子在抖,我碰到伤口了?

    蓝河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

    叶修左右看了看,没有破皮,还好,只是可能有点疼,涂了药应该没事,就向蓝河问了药箱的位置给他上药。

    嫌裤子挡着太麻烦,叶修不由分说脱掉蓝河的裤子扔到一旁,动作太熟练了什么情况……

     于是开始上药。

     抹抹抹。

     “嘶,疼……”

     心疼了,轻轻涂。

     “叶神,你轻点……”

     ……再轻点。

     “太快了,叶神慢点…”

     ……叶修腹诽,真是糟糕的台词,小蓝我就涂个药又没怎么你了…

     涂药就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氛围中结束了。

    叶修很是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然而他发现蓝河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小蓝?”

     蓝河脸色还是很红,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呆呆的也不换个表情。

     叶修这才又记起蓝河喝的有些多,无奈地笑笑。现在可怎么办呢,喝醉了都要记得洗澡,就这么放他去睡觉会不舒服的吧。那么……带他去洗澡?

      “咳咳,”叶修干咳两声想引起蓝河的注意,“要不,去洗澡吧?”

      蓝河抬头,“(●—●)…”(不懂的怎么形容这样很贴切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呃,看样子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修考虑了一下,想把他搀扶到浴室,结果刚刚把手伸过蓝河的身侧,就被放弃了保持平衡的蓝河“扑倒了”。

     说是扑倒,其实并没有倒,只是蓝河整个人都趴在叶修的身上,体温突然高的惊人。像是找到了凉快而且舒服的东西,蓝河很自然的把叶修抱紧,蹭啊蹭。

      温香软玉(?),又是自己喜欢的人,叶修忍不住在他调整姿势额头上亲了一口。

     凉凉的,好舒服……额头传来冰凉的触感,缓解了酒精带来的燥热,蓝河本能的去追逐想要的东西,用嘴唇四处搜寻,然后,找到了叶修的唇,亲上去。

     好舒服……

     蓝河的主动让叶修一惊,很快却反应过来,就是亲亲也不算酒后乱性的,于是没有心理负担回应蓝河笨拙的亲吻。

     很快蓝河就不动了,呆呆的等着叶修描摹着自己的唇线,一点点轻啄着。

     “唔……”不够凉快,蓝河不满的发出一声抗议。

     叶修停了下来,定定地望着蓝河。

     蓝河也定定地望着他,十分不满他停下来的行为,眼睛睁得大大的表示抗议。

     ……

    “小蓝,张嘴。”

    叶修命令,蓝河果然是乖乖执行,可他并没有料想到叶修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

     不同于之前的蜻蜓点水式的亲吻,这次的唇齿纠缠多了几分情欲的味道。叶修强势的将舌头伸进蓝河的嘴里,搅动,纠缠,将一股股冰凉的空气送进温热的口腔。 

      蓝河被吓到了,无意识地忍受着叶修有些粗暴的亲吻,口腔里的异物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却无力反抗。

     像是发泄一样,叶修咬了几下蓝河的嘴唇,还是心疼他没有咬破,亲吻的力道也轻了一点,那份缠绵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叶修用手抚摸着蓝河的后背,试图可以让他稍微放轻松。

    叶修不间断的亲吻,渐渐的,蓝河开始回应起来。

    两人都是第一次接吻,只是对于这种事情,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是骨子里的本能。即使并不很清醒,蓝河也自然的去寻找让自己轻松舒服的方法。他发现跟上叶修的节奏,会舒服很多。

    蓝河青涩却很努力地回应着,这让叶修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他的大手在蓝河的背后逡巡,间或抚摸他柔软的腰侧。当他发现蓝河腰侧特别敏感,一碰就会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呜咽声,叶修默默记下了爱人的敏感点,却不敢再碰了……他怕自己忍不住。

    两人身体紧贴,胸膛磨蹭着,该碰到的不该碰到的都碰到了,很快就一身火。

     具体表现就是呼吸急促,微微发抖,双眼迷蒙,呃,还有小帐篷。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亲吻的动作,强行压住小腹传来的燥热,一开口就是满满情欲,“小蓝,走,我带你去洗澡。”

     亲了很久,蓝河也累了,眼神更加涣散,只是身下的反应在维持着他的意识。

     蓝河很难受,不知该怎么办,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叶修身上,“难受……”

     ……小蓝你再这样我可忍不住了啊……再给你一次机会。

     叶修“心无杂念”地将他抱起,走到浴室将他放在浴缸里。

     眼前的场景令他血脉喷张,眼神迷离,浑身泛红,下身只有内裤,露出大白腿,还有……小帐篷……

     想想王大眼冷静一下?

     最后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把蓝河洗了澡,又没有对他做什么(摸摸不算吧?),完美避开了受伤的地方的。

     不过把蓝河放到床上后叶修进浴室待了整整一小时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整理好后神清气爽(?)的叶修爬上了蓝河的床,在蓝河的额头印下一个吻,轻声说道,“小蓝晚安。”

    END.

   

    

叶神生快……随手涂了一个小蓝……我到底有多爱Q版,真相是……不会画正常比例的…呜呜呜

醉酒#蓝河的场合③

     一和二自己点我头像看吧……不会贴啊哭哭哭……

    还有一小部分会在蓝河生日发~

  希望喜欢~

还有九天高考…实在没时间~求原谅~

  蓝河懊恼地从叶修怀里挣脱出来,这样看上去还真是像蓝河投怀送抱。  

     感受到怀中人的挣扎,叶修松开手不禁锢他的自由,“小心点啊小蓝……”

      蓝河站稳,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到脑袋后面揉了揉,“叶,叶神。”

     好吧又叫回叶神了,叶修无奈,“怎么不小心点,想我也不用扑过来吧……”

     蓝河的动作僵住,嘴角抽了抽,“呃……”我可以说并不是吗?

      蓝河的脸红扑扑的,不知因为累还是因为醉,或者兼而有之,在灯光下清俊的脸庞说不出的好看。

     叶修突然好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而且很开心的看着小蓝的大红脸,第一次没有开嘲讽而是温柔地说,“小蓝,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

     “……噢,好。”

     颤颤巍巍地开着门,换了拖鞋,看着玄关并排摆着的两双鞋,一种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环顾四周,面积不大但是对于单身的人来说既充裕又有安全感;东西分门别类放的整整齐齐,墙壁家具一尘不染,让叶修这种宁愿住的脏不愿收拾的糙汉子赞不绝口。

     于是不由得调笑,“小蓝真贤惠不愧是兴欣头号保姆……”

     “……叶神你不觉得把保姆这种称号安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很不应该吗……”身上满是酒味,黏糊糊的有些难受,蓝河自然而然地进入房间找衣服洗澡,难得他的头这么晕还记得最基本的卫生准则。

     叶修被晾在一边,也没有恼怒,只是笑盈盈看着有些摇晃的小蓝,出声提醒,“小蓝……”

     为什么每次叶修的提醒(诅咒)都会应验?

    欲哭无泪……蓝河又被绊倒了,不过这次叶修离的远,回天乏术,于是蓝河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嘶……”好痛!蓝河整个身体侧倒在地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右边大腿与地面接触的地方,钝钝地痛着。

      蓝河在心里大骂“卧槽”,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没有大叫出来,脸上的神色却是痛苦的不行。

      叶修忙跑过去扶起蓝河,用力支起他的上半身,“没事吧小蓝……”原来小蓝这么……咳咳……蠢吗?

      怎么可能没事……

      “没事……”蓝河试图找个借力点站起来,失败的后果是牵扯到受伤的地方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体只得靠在叶修的身上。

     明明就很痛也要忍着干嘛呢……叶修无奈,“别动。”将蓝河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搂住脖子,另一手小心避开受伤的大腿搭在腿弯处,一把抱起。

      叶修没费多大劲,心里想着小蓝看起来也挺结实的为啥抱起来没几两肉呢,嘴上却是说着,“蓝河大大你好重,我差点都抱不起你了……”

      才不是好吗?哪里重?蓝河怨念,不过这些想法都被腿上的痛感赶到九霄云外了。

     小心翼翼将蓝河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叶修蹲下身子想要查看伤情,却被蓝河制止,“别,我没事!”

     那里是我的大腿啊能乱看吗……

     叶修暗忖,小蓝这么容易害羞……不知是好是坏,只是很可爱呢……呸,小蓝都受伤了你想什么呢叶修?

    “咳咳,小蓝别闹,我看看,看看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叶修神色十分认真,一改平时的吊儿郎当。

     看着叶修认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蓝河也不好再扭扭捏捏,他也想知道到底伤成什么样,怎么这么痛……

      可是……伤的地方在大腿上,穿着牛仔裤,没办法将裤腿撩到那里,要想看必须……从上面拉开拉链脱下裤子……

     “……嗯。” 蓝河内心十分痛苦,这也太羞耻了吧……

      叶修抬头,眼神暗示,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蓝河满脸通红,眼神飘忽游移,不敢直视叶修,也自然没有接收到他的询问信号。叶修无奈,伸手搭到蓝河的皮带扣上准备解开。

      意识到叶修在干什么,蓝河急了,“我,我自己来!”用手制止叶修的动作。

     两个人离的很近,蓝河的手就搭在叶修的手上。

     两个人都是一怔。

     叶修只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背,因为喝了酒而升高的体温顺着手心传到了心尖,酥酥麻麻的。

     蓝河身体周围萦绕着酒味,在封闭的房间里慢慢发酵成暧昧的氛围。急得微微有些急促的气息就在叶修的鼻子边,耳朵只听得壁钟走秒和蓝河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叶修抬头看蓝河,白皙脸庞上快要滴出的血色,皱起的眉间,秀气好看的嘴唇也红彤彤的。

     好可爱……

     叶修心里居然是这种想法,蓝河真可爱……好想……做些什么……

  

  卡在这种地方……会被打吗?

   

   

我就在复习的时候老是想着小蓝于是就画了渣手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