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儿不会飞

醉酒#蓝河的场合③

     一和二自己点我头像看吧……不会贴啊哭哭哭……

    还有一小部分会在蓝河生日发~

  希望喜欢~

还有九天高考…实在没时间~求原谅~

  蓝河懊恼地从叶修怀里挣脱出来,这样看上去还真是像蓝河投怀送抱。  

     感受到怀中人的挣扎,叶修松开手不禁锢他的自由,“小心点啊小蓝……”

      蓝河站稳,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到脑袋后面揉了揉,“叶,叶神。”

     好吧又叫回叶神了,叶修无奈,“怎么不小心点,想我也不用扑过来吧……”

     蓝河的动作僵住,嘴角抽了抽,“呃……”我可以说并不是吗?

      蓝河的脸红扑扑的,不知因为累还是因为醉,或者兼而有之,在灯光下清俊的脸庞说不出的好看。

     叶修突然好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而且很开心的看着小蓝的大红脸,第一次没有开嘲讽而是温柔地说,“小蓝,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

     “……噢,好。”

     颤颤巍巍地开着门,换了拖鞋,看着玄关并排摆着的两双鞋,一种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环顾四周,面积不大但是对于单身的人来说既充裕又有安全感;东西分门别类放的整整齐齐,墙壁家具一尘不染,让叶修这种宁愿住的脏不愿收拾的糙汉子赞不绝口。

     于是不由得调笑,“小蓝真贤惠不愧是兴欣头号保姆……”

     “……叶神你不觉得把保姆这种称号安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很不应该吗……”身上满是酒味,黏糊糊的有些难受,蓝河自然而然地进入房间找衣服洗澡,难得他的头这么晕还记得最基本的卫生准则。

     叶修被晾在一边,也没有恼怒,只是笑盈盈看着有些摇晃的小蓝,出声提醒,“小蓝……”

     为什么每次叶修的提醒(诅咒)都会应验?

    欲哭无泪……蓝河又被绊倒了,不过这次叶修离的远,回天乏术,于是蓝河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嘶……”好痛!蓝河整个身体侧倒在地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右边大腿与地面接触的地方,钝钝地痛着。

      蓝河在心里大骂“卧槽”,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没有大叫出来,脸上的神色却是痛苦的不行。

      叶修忙跑过去扶起蓝河,用力支起他的上半身,“没事吧小蓝……”原来小蓝这么……咳咳……蠢吗?

      怎么可能没事……

      “没事……”蓝河试图找个借力点站起来,失败的后果是牵扯到受伤的地方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体只得靠在叶修的身上。

     明明就很痛也要忍着干嘛呢……叶修无奈,“别动。”将蓝河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搂住脖子,另一手小心避开受伤的大腿搭在腿弯处,一把抱起。

      叶修没费多大劲,心里想着小蓝看起来也挺结实的为啥抱起来没几两肉呢,嘴上却是说着,“蓝河大大你好重,我差点都抱不起你了……”

      才不是好吗?哪里重?蓝河怨念,不过这些想法都被腿上的痛感赶到九霄云外了。

     小心翼翼将蓝河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叶修蹲下身子想要查看伤情,却被蓝河制止,“别,我没事!”

     那里是我的大腿啊能乱看吗……

     叶修暗忖,小蓝这么容易害羞……不知是好是坏,只是很可爱呢……呸,小蓝都受伤了你想什么呢叶修?

    “咳咳,小蓝别闹,我看看,看看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叶修神色十分认真,一改平时的吊儿郎当。

     看着叶修认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蓝河也不好再扭扭捏捏,他也想知道到底伤成什么样,怎么这么痛……

      可是……伤的地方在大腿上,穿着牛仔裤,没办法将裤腿撩到那里,要想看必须……从上面拉开拉链脱下裤子……

     “……嗯。” 蓝河内心十分痛苦,这也太羞耻了吧……

      叶修抬头,眼神暗示,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蓝河满脸通红,眼神飘忽游移,不敢直视叶修,也自然没有接收到他的询问信号。叶修无奈,伸手搭到蓝河的皮带扣上准备解开。

      意识到叶修在干什么,蓝河急了,“我,我自己来!”用手制止叶修的动作。

     两个人离的很近,蓝河的手就搭在叶修的手上。

     两个人都是一怔。

     叶修只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背,因为喝了酒而升高的体温顺着手心传到了心尖,酥酥麻麻的。

     蓝河身体周围萦绕着酒味,在封闭的房间里慢慢发酵成暧昧的氛围。急得微微有些急促的气息就在叶修的鼻子边,耳朵只听得壁钟走秒和蓝河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叶修抬头看蓝河,白皙脸庞上快要滴出的血色,皱起的眉间,秀气好看的嘴唇也红彤彤的。

     好可爱……

     叶修心里居然是这种想法,蓝河真可爱……好想……做些什么……

  

  卡在这种地方……会被打吗?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