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儿不会飞

蓝河大大,求收留

超短篇,一个小段子。

    “蓝河大大,求收留啊!”

     叶修自顾自的脱掉外套丢到一旁,“我的外套脏了,明天早上我想喝粥。”说完爬上了蓝河家里唯一的一张大床。

     ……叶神你甚至没洗澡啊喂!

     刚想把叶修从床上扯下来,就看到他望着天花板,面容较之前消瘦了不少,眼神里也满是疲惫,“上次有早饭的时候……都多久之前了”

     蓝河不知为何被他语气中的惆怅触动,一阵心疼,“那以后我给你做早饭……”

     “别说这些,没用。”叶修打断了他,又站了起来,“睡不着,起来抽根烟。”

     叶修走到阳台,看着马路上稀稀拉拉的车流,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烟。

      蓝河坐在床边,头低了下去。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只不过两人异地,很少能见面,通过网络和电话的交流毕竟不足以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感消除。他知道叶修的过去不容易,可是叶修从未和自己说过他的从前,没有他参与的,他的从前。

     叶修突如其来的忧愁让他措不及防,在他面前一向从容猥琐(?)的叶修何曾露出如此脆弱的感情。

      刚才,他是说,自己没用?

     像是感受到蓝河的心情,叶修掐灭了烟,“不是说你,只是有些话说出来,没用。”

     说完凑近了蓝河,伸手到他的鼻子前,“来你闻闻,二手烟,不收钱的哟。”语气已经恢复成蓝河熟悉的调笑,仿佛刚才的忧伤从未出现过。

     蓝河没好气地推开手,“拿开拿开!”

     自己绝对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心疼刚才的叶修。

      叶修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下,“小蓝啊,你说我要是在你睡觉的时候往你耳朵边吹气会怎么样,听说助眠哦……”

      “怎么可能助眠,我会睡不着的。”蓝河很为难地说。

      思索了片刻,“那你吹我吧,我觉得应该助眠的……”说完侧身躺着,露出耳朵。

      蓝河无奈的望着叶修等着享受的样子,内心奔过一千只草泥马,最后居然鬼使神差地往叶修的耳朵后轻轻吹了一口气。

      叶修还是闭眼享受着,蓝河明显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蠢,恶作剧地吹了很大的一口气。

     谁知叶修很无奈地说,“小蓝啊,我觉得吧,还是不要吹了,容易起反应。”

     卧槽!“不是你让我吹的吗……”蓝河没好气。

     “谁知道你吹的这么卖力……”叶修竟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嘴角却是满满的笑意。

     蓝河突然意识到叶修的意思,恨不得打他一顿,大声控诉,“叶神你耍流氓!”

     很是满意得到的效果,叶修笑了出来,“大家都是男人嘛!怕什么?”

      “一般的男人哪会像你这样啊!”

     “哥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一般的男人荣耀能玩的这么好吗?”叶修理所应当地开始自吹自擂(?)

     真是……不要脸啊,这话蓝河也只能是在心里说说,不过在他感受到叶修的手戳了一下自己敏感的腰部的时候,蓝河终于忍不住了,“叶神你怎么这么猥琐!”

    叶修不顾蓝河的话继续戳戳,惹得蓝河浑身颤抖,“蓝河大大这话说的,猥琐流也是很需要技巧的,一般人想猥琐都没有那个技术好吧。”

    居然联系到那个猥琐,“我说的又不是游戏,哎呀!”蓝河忍不住叫了一下,保护的本能让他躲开,“你整个人就是猥琐的!”

    叶修玩味地看着他,“我猥琐?对你?”

     蓝河觉得那眼神有点不太对,移开了视线没敢说话。  

    叶修很果断把蓝河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双手环抱着他,一条大腿紧紧压在蓝河的身侧,恶狠狠地说,“哥就猥琐一个让你看,就这么睡!”

     突然出现的束缚感让蓝河很不舒服,下意识地挣扎,却听到耳边叶修有些沙哑低沉的嗓音,“别乱动啊,我提醒过你了啊。”

    蓝河听懂了叶修的潜台词,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身体处处感受到叶修身体的温度,有些粗糙的手指滑过手臂引起了微微战栗,脖子还能感受到叶修温热均匀的呼吸。

   满满的都是叶修的味道。

    蓝河深深吸了一口气,“叶神,你还没洗澡呢……”

    还没来得及说要这句话,叶修就捂住了蓝河的嘴,低声说,“嘘,别说话,睡。”

    确认蓝河不再打算说话,叶修拿开了手,拍拍蓝河的肩膀以示安抚。

    马路上车辆驶过的声音已经很少了,房间里只有时钟滴滴答答数着秒。蓝河的背紧紧贴在叶修的胸膛,不用多仔细就能听到叶修的心跳声,沉稳,坚定。

     算了,放弃挣扎的蓝河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晚安”,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END

      希望喜欢~

评论

热度(44)